Niederrhein

※定期犯病的我流写手

本博主题:ポケモン,ナルト
※トウヤN
※サスナル
※シスイタ

秽翼的Kunimitsu

坑品很差的人来挖个坑玩

脑洞来自Galgame《穢翼のユースティア》,当然妹子全被我换成网王人物了……

---


那天,人类见到了历史上最灿烂美丽的霞光。如火焰般的红,如纯金般的黄,如湖水般的蓝,如葡萄酒似的紫,仿佛打碎了的珠宝盒,无数闪耀着光芒的宝石四下散开,将天空映照成不曾见过的……


“华丽,真是太华丽了!”


多年后从记忆的深处捞上这段景象重温的Atobe Keigo陶醉似的说道,但神情却完全不符的一片凝重。


坐在镂空花纹的咖啡桌的另一端,一手托着腮,兴趣缺缺地听着友人诉说这段往事的Echizen Ryoma瞥了一眼Atobe,“哦?那你干嘛一副死人的表情?”...

ETE小片段 Lab accident

背景是越前在美国上本科,手冢在德国念完本科后来美国念PhD,两人都是化学系,手冢是越前化学实验课的助教。

因为博主这周的lab课上发生了各种因为迷糊导致的事故,所以随便写写,以此形式记录一下生活w


---

“Echizen,做实验的时候不要东张西望。”低沉的嗓音在身后响起时,趴在实验台边百无聊赖地发着呆的越前龙马被吓得浑身一抖,连带着碰翻了手边的烧杯,半杯用作冰浴的冰水混合物就这么洒了一桌。


“对、对不起,Tezuka前辈!”越前急忙跑到二号实验台上抽了一大把纸巾,一股脑儿地丢向水灾现场,又手忙脚乱地抢救出自己的实验笔记本,上面的字迹已经因为渗水而模糊了。


“渡边教授不是...

A市X大学轶事记(1)

1. Die Ankunft(Arrival,抵达)


我叫越前龙马(Echizen Ryoma),今年18岁,生日1995年12月24日,美日双国籍,身高176,体重58kg,血型O,其他的今后再慢慢说。


今天是我来到A市综合X大学报道的日子。拿着靠准备了4个月换来的录取通知书以及奖学金,我还是有些兴奋的,不过总有些意料之外的事情破坏了我难得的好心情。死老头——啊也就是我老爸,居然好心地开车4小时送我来了A市,但我早该知道这家伙不可能这么善良的,你看,他竟然把我丢在地铁站让我自己去学校。喂,搞什么啊,我可是拖了两个高度及腰的箱子呢!


“Hi,你要去X大学吗?”突然有个栗色短发

Oct. 28 每日段子

接上篇

---------



口袋妖怪球在这个年代算是突破性的科技发明。经过对量子物理和宇宙学——也许还要加上材料、化学、生物、电子、机械等无数提供相关知识的学科——长达百年的探索,科学从业者对于物质形态的控制已经达到可以自由制造、保存和消灭黑洞的地步。精灵球的出现便是此技术最为前沿的应用。

能将任意体积、质量的奇特生物收进刷完用的钢丝球大小的特制材料中,并可在零代价的条件下长距离地携带、放出,这是前人所不敢想象的科技力量。

如果说精灵球的发明是人类主观智慧的结晶,那么口袋妖怪本身的出现就是大自然绝对力量的体现。

物质由原子构成,口袋妖怪也不例外。最初被人类发现时只是被当...

Oct. 27 每日段子

接上篇

---------


"Herr Schwarz?"

陷入神游中的Touya无意识地用手指敲击桌面的动作引起了同僚的注意,坐在他旁边的年轻军官用胳膊轻轻捅了他一下。

“啊……抱歉。”Touya尴尬地笑了笑,不动声色地调整好自己的坐姿,将视线重新投降会议室中央的白板上。

【这次的作战行动我都能倒背如流了,还要浪费时间来参加这种无聊的会议,真是的!】

目光扫过白板上的内容时,Touya在心里默默抱怨着。


会议室里充斥着本次作战指挥——人称Unova的Elite Four之首Renbu将军——令人昏昏欲睡的声音。在Touya的心里早就有了一份Unova...

Oct. 26 每日段子

和Oct.18的那个段子同属一个设定背景。填坑优先度应该比较高。

注:因为是架空历史,所以人物大部分使用恶趣味的作者喜欢的日耳曼和拉丁姓氏。本段会出现的Schwarz(音译施瓦茨,德语“黑色的”)就是主角家的姓。

---------


——是梦。

只有梦里才会出现如此绚丽的色彩,宛若天堂里天使精心呵护的花圃,明媚而又充满生机。


那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年代。

Schwarz家是这片广袤无垠的大地上微不足道的一户人家。也许在几百年前曾经辉煌过,才有了坐落在童话般的Nuvema镇中央的巴洛克风格豪宅。经过一代一代人的改进与维护,豪宅的外观仍与几百年前相差无几,不过内部却紧紧跟随...

Oct.25 每日段子

接上

---------


“N比起那个时候主动多了呢。”Touya双手撑在N的头部两侧,带着笑意地调戏道,“第一次的时候都害羞得不敢看我。”

“哪有你说得这么夸张啊。”绿发青年撇撇嘴,屈起膝盖蹭蹭Touya的胯部。“要我帮你脱还是自己来?”

“能享受你的服务自然是最好不过了。”Touya坏笑道。

“……别太得意。”虽然说是这么说,N其实非常喜欢Touya一脸成就感Max的神采飞扬的样子,最初就是因为那样的朝气和活力才接近这个少年。

只是没料到最后被吃死的会是自己……

就算这样,N也从来没后悔过放任这个已经过了少年年纪的家伙对自己的索取。一来是补偿那半年无故消失,二来是自己...

Oct.22 每日段子

接上回

---------


“知道么,N,”Touya将手轻轻搭上趴卧在床上的人柔软的绿发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着,用宛若陷入沉思的语调低声道,“那次重逢对我来说,几乎是重生呐。”

N在他的心中有多重要?

恐怕很难用语言形容。那种脑海里每天只有【找到N】这个念头的日子简直度日如年般的煎熬,Touya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空空如也的容器,只有这个念头才能填满那样无底的空虚。而后来实在受不了这种行尸走肉似的活法了,只好去挑战联盟、接任务,让别的事情进入脑中,以减少这个念头所占据的容量。

直到重新见到N的时候。不是照片,不是幻觉,不是梦境,不是索罗亚的恶作剧,而是真真正正的N·...

Oct.21 每日段子

接上回

---------



“在想什么?”突然从门口传来的声音吓了N一跳,反射性地朝声源的方向扭过头,自家恋人正以一脸好笑的神奇打量着自己。
“没……没什么,看出看得入迷了而已。”N决定拿书打掩护,糊弄过去。
“哦,是么?可是你已经半天没有翻过页了。”Touya挑眉。
“……你在那里站了多久?”一想到Touya盯着自己的裸体看了不少时间,N就觉得羞耻无比。
Touya一边走向N一边装模做样地看了看手表,“大概二十分钟?”
直觉告诉N应该远离这个已经开始散发危险气息的家伙,但是以他现在的处境,无论怎样都会处于劣势,躺在床上待宰和爬起来裸奔到浴室锁起门来是殊途同归的两种选择,更何况后者还费时费力...

Oct.18 每日段子

*OOC架空

*作者挑战下限中

---------


「N,等我登基之时就娶你做王后可好?」Touya伸出他那常年握剑而覆上一层老茧的手亲昵地抚摸着对方光滑的脸庞。 

回答他的只有含混不清的呜咽声,以及金属碰撞发出的咔啦咔啦的声音。

「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Touya的声音依旧透着玩味,原本在对方脸上打转的手逐渐向下滑去。

在只有两根烛光摇曳的昏暗的密室里,茶绿发色的青年以一种极为羞耻地方式跪在铺着裘皮的地面上。他的双手被银质的铐镣锁在背后,并在从悬梁上垂下的锁链的牵引下吊在空中。一双灰蓝如水晶的眼眸被异域传来的丝带所遮盖,白皙的脸庞上浸漫了汗珠,唇形姣好的嘴被...